扎心老铁

下过雨的夏天傍晚 唱歌的蝉
把星星都吵醒 月光晒了很凉快

在一个只有你看得到地方
祝机灵像现在这样一直这样下去
此时的状态就是最好的状态
你是我十八岁的时候 遇到的超厉害的人
以后也会是

🎂🎉

我一直在等啊,我还一直在等啊

仿佛他们不会老的,鲜衣怒马,闪闪发光
美人不会迟暮,英雄不会落寞,那些遥不可及的未来不会来
也好,让时间碾压我们,我们去面对那些变老的尴尬,而你是不会去到三十岁的少年
那个时空的我,真真切切,用尽全力爱你,甚至希望透支未来,一夜间变老几十岁
牙齿掉了满脸皱纹都无所谓,只要能证明那一切的爱不会被时间和苍老打败
那个画面不会改变

如果说最后宜静不是嫁给了大雄,一生相信的执着,一秒就崩落

非常喜欢每天晚上安安静静写字 写没逻辑的话 写装模作样的诗 写流水账 下次 写篇小说吧

我陪你到世界的终结
我们拥抱着相信的死穴

周四 雨 久违的重击

从华闵走回三教的路上广播台放着李宗盛的山丘,坐在教室里听乘风破浪的别送我。

此去不知道归期,请送别我。

我从小随着性子日日长大的,我何曾懂不喜欢要佯装成一幅没事人的样子,我何曾懂表达一个人的喜欢竟能让人心生厌恶,我何曾知道,原来人是那么容易生气的,原来一个人的初次印象就会这么根深蒂固。
可这和我一点都不一样啊,我从来不懂看人眼色,揣摩人心思,看穿人心的本事未免太累了,我不能永远自由自在的活着吗,爽快直接的说话,坦荡的表达自己的爱恨。

长大难道是人必经的溃烂。